你在嘲笑农村土墙上的奇葩标语别人却做成了全国最大的刷墙公司

发布日期:2021-10-08 06:5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www.ah4f.cn最高126800 解密Apple Watch为何这么贵从改革开放前的宣传口号,到上世纪90年代的计划生育政策,再到世纪之交涌现的保健品下乡,农村刷墙生生不息。

  随着近年来互联网公司为进军三至六线市场而展开的下乡大战,广袤的农村更是进入轰轰烈烈的刷墙时代。

  河北衡水故城县小刘庄,只有100多号人的小村。走进村庄,最显眼的莫过于各种建筑墙上蓝白相间的广告。用刘辉的话说,它们“朗朗上口,也贴心,符合思想”。

  生于斯长于斯的刘辉,常常起早贪黑去周边村镇刷墙。拿版、和料、喷底、喷字、画边,刷起来轻车熟路。他会专门选择人多的地方,比如中心大道、超市、学校周围刷。刷一天回到家,身上到处都是涂料。

  父亲刷了十几年的墙,养大了刘辉。对于24岁的刘辉来说,高中毕业后外出打工,发现还是没有刷墙赚钱。于是回家子承父业,“就这样干上了”。他要生活,在他眼里,刷墙等于吃饭。

  刘辉也知道,刷墙在中国农村是多么普遍的事情。南至海南岛,北到黑龙江,西起新疆,东达山东,甚至西藏、青海这些偏远的地方,都在刷墙。

  红、蓝、白,颜色不外乎这几种。黑体、直角、粗线条,字体简单粗暴。文字才是刷墙的灵魂。

  “太棒了,太好了,太beautiful了。”千里之外的云南玉溪泷水塘社区,郭小伟如此评价他在农村看到的标语。

  作为大学生“村官”,郭小伟对这些标语有着格外的感受。“如果印成纸发的话,村民就拿来垫桌角、擦屁股,不会重视。刷墙呢,每天都在那儿,低头不见抬头见,风吹日晒都在那儿。”

  农村刷墙,历史久远。真正带有商业意识的刷墙,则是改革开放后的事。吴晓波的作品《激荡三十年》,曾提到当年在农村开创刷墙营销的盛况:他们把“三株口服液”刷在乡村每一个可以刷字的土墙、电线杆、道路护栏、牲口栏圈和茅厕上,以至于在后来的很多年里,所有来到中国乡村的人都会十分吃惊地发现,在每一个有人烟的角落,几乎都可以看到“三株”的墙体广告。

  在北京建外SOHO工作的郭白菜,出差到河南柘城大仵乡,看到了刷墙广告——“在外东奔西跑,不如在家淘宝”。

  近些年,各大互联网电商纷纷表达了他们下乡的决心。比如京东的口号就是:“既能出国,也要下乡;高大上起来进得了纽约时代广场,接地气下去能涂遍农村的红砖墙。”

  刷墙,成为电商进军三至六线市场的必经之路。淘宝、京东、百度、当当、苏宁,纷纷以充满喜感的口吻出现在广大农村的墙壁上。

  这场刷墙大战,被业内称之“渠道下沉”。经济学家们则称之为“争夺农村蓝海市场”。

  村村乐的刷墙模式很简单:公司接到刷墙业务后,由客户选择想刷的区域和标语的范本;把业务下发到每个站长手里,由他们准备刷墙材料,承包给村民或自己去刷;站长完成刷墙任务,把图片发给公司检验;公司检验合格后支付费用给站长。

  2015年的某一天,在村村乐上“瞎逛”的刘辉接到一个意料之外的刷墙单。给村村乐做刷墙广告,赚了两千多元。之后接着的是汽车雪佛兰,赚了一万多元。

  后来,刘辉当上了村村乐在小刘庄设立的“网络村官”——站长。除了刷墙,他还干些别的,比如组织村民去看下乡企业的家电发布会。

  作为一个为农民服务的综合社区网站,村村乐覆盖了全国66万个村庄,像刘辉这样的“网络村官”,有超过20万名。刷墙业务以众包的形式,交给这些“村官”去执行。这20万人就是他们最大的资源。

  村里有人好办事。看中了村村乐积淀的大量村民资源,巨头们纷纷前来寻求合作。

  学计算机出身的胡伟,在与农民的互动中把公司做大,也感受到互联网为农村带来的天高海阔。“将来农村人生活品质不比城里差”。

  房子、车子、家电、手机,这些代表生活品质的消费品,已从刷在墙上逐渐大量进入农户家中。

  河北深泽县王家庄村的赵哲,觉得农村人的生活追求实在。“他们只关注自己的生活需要,以及能解决生活需求的东西,并不太在乎这个东西哪卖的。”

  小刘庄村的刘辉,靠刷墙攒了一些钱,准备开个店做寄存的生意。他感觉到,村民的就业机会多了,手头也比以前宽裕了,家里也多了很多新电器。最明显的,村里坑坑洼洼的黄泥路现在都是水泥路了,“好走”。

  去年,郭白菜回到河北唐山滦南郭村结婚,村里土墙刷墙依旧,但买车都是结婚的刚需了。

  南都君准备刷墙去了,快快在文末“写留言”,帮我想个打入农村市场的口号吧!